♂nbsp;

  听到这个名字,宁易拿着茶杯的手一顿,皱了皱眉。

  贺林晚看到他的神色,连忙问:“怎么?这个忙不好帮吗?”

  宁易撩起眼皮看了贺林晚一眼,“我为何要帮他?”

  贺林晚沉吟半响,试探地说:“为了共同的目的?有个同伴在旁共同谋划,总比孤身一人要好。”

  宁易轻嗤一声,用无比鄙夷的语气说:“同伴?你说杨成英?那个蠢材,凭他也配?”

  贺林晚瞬间觉得有些头大,她怎么忘了这两人在杨家的时候就不和了?不对,应该是表哥单方面对三哥有敌意,三哥脾气向来不错,从不跟表哥计较,每次见到都是笑呵呵的。

  贺林晚正苦恼着要怎么说服宁易,宁易却瞥了贺林晚一眼,勉为其难地说:“要我帮他也不是不行……”

  贺林晚对宁易多了解啊,听他这话的意思,大概就是想要跟她提条件,立即善解人意道:“多谢大人,不知大人有什么需要我做的?请尽管吩咐。”

  宁易弯了弯嘴角,对贺林晚道:“不需要你做什么,你只要在我杀李毓的时候袖手旁观就行了!”

  贺林晚:“……”

  “怎么?做不到?”宁易冷哼一声,“那就让杨成英去死吧。”

  贺林晚按了按眉心,“李毓怎么得罪你了?据我所知,他不敢得罪你吧?”

  宁易脸色一冷,眯眼看向贺林晚:“你的意思是我在无理取闹?”

  贺林晚真是怕了他了,连忙摆手,一脸同仇敌忾地说:“没有没有,你要杀他,肯定是他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,怎么也不可能是你的问题。李毓这个混蛋,等我看到他一定要帮你骂他一顿!简直不干人事!”

  宁易神色微缓,抬了抬下巴,“知道就好。所以,不要阻止我动手。”

  “可是……”贺林晚一脸苦恼。

  “怎么?”宁易眉头一扬。

  “可是他现在是我未婚夫啊。”贺林晚眨了眨眼,“我袖手旁观是不是太过无情了?”

  宁易轻飘飘地说,“等我杀了他,他就不是了。”

  见贺林晚不说话了,宁易冷笑,“我看你是舍不得他死吧?”

  “对啊,我就是舍不得他死。”贺林晚叹了一口气,软声恳求道,“哥哥,你能不能不杀他?我有点心疼。”

  宁易先是冷了脸,听到后一句却是脸色微变,连贺林晚说不舍得李毓的话都不计较了,僵硬地问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  贺林晚眨了眨眼,一脸没反应过来的表情道:“啊?我叫你什么了?不是大人吗?”

  宁易的表情有些复杂,像是松了一口气,又像是有些怔忡,看着贺林晚不说话。他想起从小到大,杨唯真当着长辈的面规规矩矩喊他表哥,背着长辈就只肯喊他宁儿,唯有有事求他帮忙的时候,才会撒娇喊哥哥。

  没想到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什么都变了,她这点小习惯却没变。

  “大人?”贺林晚小心唤道。

  宁易回过神来,表情依旧的冷冷的,垂眸道:“杨成英那个废物,你想要我怎么帮?”

  “那李毓……”

  宁易不耐烦地打断,“我现在问的是杨成英,你还想不想救他?不想救就算了!”

  贺林晚连忙道:“想想想。”

  贺林晚连忙将自己的打算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金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美人香只为原作者面北眉南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面北眉南并收藏金枝最新章节